名匠廖熙与巴拿马发现之旅

2019-12-11 08:44:11 16

文/朱志悦

  清末民初是中国木雕艺术发展的的鼎盛时期。这一时期出现的木雕作品,在黄杨木、龙眼木等传统用料基础上,首次融汇了大红酸枝、小叶紫檀等昂贵雕刻材料,开启近代红木雕刻的先河。风格上,又以其古朴文雅的色泽、精致而润的艺术感受,且适宜把玩和陈设等特色,深受后世收藏家的推崇。其时雕风兴盛,名家辈出,而论及成就,业界素有“朱、柯、陈、廖”四大家的说法。“四大家”,分别指温州的朱子常,福州的柯世仁、陈子锡和兴化的廖熙,他们分别是黄杨木雕、龙眼木雕及仙作木雕风格的奠基人,被认为是清末民初木雕成就的典型代表。从艺术风格上看,朱子常天然流畅,刚劲稠叠;柯世仁俊迈豪宕,气势雄健;陈子锡雕镂细腻,华丽典雅;而廖熙尤以凝练纯正、劲健隽永、仪真神传等特点,被誉为“晚清木雕艺术的集大成者”。

  兴化的民间艺术源远流长,人文荟萃,素有“海滨邹鲁、文献名邦”之称,文化积淀深厚的沃土,诞生了一批优秀的雕刻名家,其中成就最高的,当属廖熙。廖熙,兴化城内坊巷(今城厢区凤山街坊巷)人,清同治二年(公元1863年)生。史载廖熙生于雕刻世家,其五世祖廖明山就以“善用寸木雕镂人物、花草、虫鱼等”闻名于世。廖熙师承家教,自幼聪敏,妙得薪传,刀法挺拔,更为难得的是,他艺风严谨,对自己的作品精益求精,略有瑕疵,就不肯让其面世。他不仅善于雕刻,而且工于绘画,对中国画的山水、人物、花鸟、虫鱼等题材无不得心应手,且善把传统画技巧妙溶于雕艺之中,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,使他在强手如云的木雕匠人中技压群芳,脱颖而出。

  廖熙善于因物赋形,所刻的关羽、达摩、观音等作品形神毕肖,情态各异,皆属臻品。其又擅于书法,用笔雅秀中见健劲,常刻于平雕小品和红木书盒上,典雅古朴,韵味隽永,具有很高的鉴赏价值。由于廖熙雕艺精湛,名扬四海,他的作品不仅为当时文人雅士、达官贵人所收藏和把玩,更是连年(清光绪年间,公元1875年~1908年)被当地官员选为贡品供奉于朝廷。即使是挑剔的光绪皇帝,看到廖熙的作品后也大加赞赏,欣然挥笔御题“巧夺天工”的匾额作为褒奖。在封建时代,手工艺品被视为“雕虫小技”,手艺工匠社会地位普遍低下,而廖熙却能够获得皇帝御笔题匾,此殊荣可谓空前绝后,由此可见其高超的艺术造诣。

  除了御赐匾额,廖熙毕生还有一大成就,即是其作品登上国际舞台,在举世瞩目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(1915年,美国旧金山市)上摘获金奖。民国成立以来,中国第一次在国际性博览会上亮相,而廖熙创作的《龙眼木雕关公坐像》,则是中国第一次向全世界展示传统木雕经久永恒的魅力。从上海到旧金山,再从旧金山到巴拿马城,历时整整六个月的太平洋环游,舟车的劳顿与沿途不断滋生的兴奋相比,是那么的微不足道。人过中年的廖熙第一次“睁眼看世界”,感受到西方列强的先进技术,而巴拿马之旅,更让廖熙毕生的夙愿以偿,找到毕生都在寻觅的雕刻良材。这段经历,让廖熙的艺术风格在晚期实现了再度升华,书写出一段隔世流传的木雕传奇。

  1915年,欧陆第一次世界大战战火纷飞,而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旧金山却在举办一场盛况空前的万国博览会。博览会的举办,是为了纪念巴拿马运河开凿成功,以促进社会进步与贸易增进。由于此届博览会是中华民国建国后的第一个博览会,为了“联络邦谊,历练外交”,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,同时也为促进国内实业的发展,中国政府对此十分重视,表示“自宜全力以赴,断不宜再事稽延”,特地成立了筹备巴拿马赛会事务局,将中国展品分为9个陈列馆展出,另外还仿照中国传统宫廷建筑风格搭建了中华政府馆,分为正馆、东西偏馆、亭、塔、牌楼六部分,雕梁画栋,飞檐拱壁,甚为瞩目。

  截止1914年10月底,来自全国18个省10余万种,重达1500余吨的赴赛物品已经堆满了上海港的码头。福建参与的赴赛品种,以茶叶、漆器与木雕为主,展品主要集中在占地11168方尺的工艺馆里,这是中国参赛的九大馆中最广大、最丰盛的展馆,因此也最受中国政府重视,特令农商部司长陈承修负责工艺馆事宜。陈承修是福建闽县人,在本次赛事中同时也负责福建赛品的征集,其“精鉴赏,富收藏”,与廖熙交往甚契,家中亦藏有廖熙多件木雕作品,自然将廖熙之作作为福建参赛的重点展品上报。此后,陈承修亲临廖家,盛邀廖熙作为代表一同前往美国,廖熙欣然允诺。12月6日,历经近两年的精心筹备,中国赴巴拿马赛会代表团终于启程,廖熙作为福建代表,与陈承修从上海奔赴大洋彼岸。

  1915年2月20日,规模空前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在美国旧金山隆重开幕,美国总统伍德罗·威尔逊到会致贺词。美国副总统托马斯·马歇尔及前总统西奥多·罗斯福等国家政要亲临会场助兴。历时10个月的博览会上,共有31个国家、20万家生产厂和送样单位参展,开幕的第一天,参观人次就达20万。而在万众瞩目的工艺馆中,廖熙的作品《龙眼木雕关公坐像》前人声鼎沸,“观者驻足,美评时闻,感啧啧称赞”,在国际舞台上充分地展现出中国传统工艺的极致魅力。

  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评奖结果,中国出品共获金牌、银牌、铜牌、名誉奖章、奖状等1211余枚,在31个参展国中独占鳌头。廖熙的作品《龙眼木雕关公坐像》高约30公分,关公头戴官冕,身披锦绣官袍,端坐于一榻上,气宇轩昂,不怒而威。其脸部特定甚为精微,凤眼蚕眉,双眉微蹙,五绺长须飘然胸前。刀锋利落不拖泥带水,隽永中见刚健,深深触动了现场的观众与评委,不负重望地摘取了本届博览会的金牌。

  被廖熙的作品所触动的,同样还有当时的巴拿马总统贝利萨里奥·波拉斯。波拉斯总统对中国一直带着深厚的情感。巴拿马的发展史上,华人占据着重要的一席,依据史料记载,巴拿马的第一批华人于1854年3月30日到达,他们是为了修建铁路由加拿大而来的劳工,而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,“(巴拿马)仰望龙旗招展,则华人酒楼也,车经开河之地,畚锤未缀,华人沿街列肆,卖食物,不一而足。”当地华人就已经在巴拿巴占据重要地位,他们拥有超过600家的零售店,基本上垄断了当地零售业,华人在巴拿马建设的大浪潮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。波拉斯总统早年记者出身,与巴拿马下层阶级的华人保持着长期的接触,而在与华人的接触过程中,波拉斯总统对中国的文化产生了崇敬之情。在与廖熙的交流中,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好客的波拉斯总统突然提出邀请廖熙到巴拿马参观,面对波拉斯总统的盛情邀请,廖熙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  1915年4月25日,中华政府馆开幕后的第三天,一艘豪华邮轮从旧金山缓缓驶向巴拿马城。邮轮上的廖熙正欣赏着加勒比海域的别样风情,他没有预料到,此趟旅行对他的晚期创作将产生重大的影响。邮轮次日即抵达巴拿马,廖熙的到来,受到了当地华人的热情的欢迎与接待。巴拿马零售业钜子,时任巴拿马华人商会会长的梁敬章,是廖熙的福建老乡,这个与廖熙同龄的商业钜子,亲自陪同廖熙参观巴拿马城的每一个景点,巴拿马的美丽风景与民众的好客给廖熙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。

  三天的游览很快就过去了,廖熙婉言谢绝了波拉斯总统劝其定居的好意,提出了辞行回国的请求。临别时,波拉斯总统将一堆木材相赠给廖熙,并告诉他,这是一种名叫“可可波罗”(拉丁文:cocobolo)的木材,在当地直译名为“帝王木”,是当地最为尊贵的木种,其木性极佳,自古就是巴拿马部落、皇族专属的木材。历史上,“可可波罗”专供于皇家宫殿、少数祭坛、寺庙的建筑和家具,如若有人擅自使用,即会因逾越礼制而获重罪。以最尊贵的木材赠送给中国最优秀的木雕大师,希望能以良木创造更卓越的作品。波拉斯总统的友情让廖熙感动,这棵木材承载着非常特殊的意义,它是中、巴两国友谊的象征,令廖熙倍感珍视,以至于在回国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廖熙始终不忍轻易开凿这些木材。

  从事木雕四十年来,廖熙对龙眼、黄杨、榉、樟,乃至后来的紫檀、大红酸枝等诸木皆甚为熟悉,惟独没有听说过“可可波罗”。“可可波罗”给廖熙的直观感受是木材颇重,并未有其他特别之处。一日,廖熙外出回家,正推开门,发现其幼子误将一棵“可可波罗”当作大红酸枝来剖锯,大为惊怒,趋步上前阻止,但还是慢了一拍,木头已被剧开,这时一股强烈的酸香气直扑其鼻。随即,“可可波罗”深红的心材颜色与自然柔美多变的纹理映入廖熙的眼帘中。在廖熙的日记中,我们看到了他对“可可波罗”初体验的描述:“……色红紫,亦有酸香,坚且韧也,有花狸纹。”

  民国初年,大红酸枝已在民间广泛流通,被视为仅次于紫檀的好材料,一些工匠已开始使用大红酸枝作为木雕材料。因“廖家座”的影响力,廖熙接触的大红酸枝不在少数,对其亦深为推崇。但深入接触“可可波罗”之后,廖熙深信不疑地认为,“可可波罗”无论是从木质稳定性上,纹理上,色泽上,皆超越了大红酸枝,甚至比紫檀、黄花梨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廖熙本人也在《与承修兄书》中曾提到:

  “余事雕刻数十载,未尝见有木胜可可波罗者。其纹似山峦叠伏,看似花梨,尤胜花梨;而质地坚密,颇似紫檀,亦胜紫檀多矣!乃木中之极品,非酸枝、花梨、紫檀诸木可比拟也。”

艺术生涯晚期的廖熙对“可可波罗”的沉迷几乎到了痴恋的态度。廖熙生性豪爽,遇到情投意合的友人,常把自己的得意之作相赠。自1915年后,廖熙已鲜有龙眼木和黄杨木作品传世,据考证,其晚期作品多为“可可波罗”木雕作品。由于“可可波罗”材质相较其他木雕材料更优越,廖熙晚期的作品相比于前期,显现出更为细腻的风格,被认为是其艺术造诣的再次升华,廖熙的作品自然成为了古今中外的收藏家竞相追逐的艺术臻品。

  以廖熙为代表的“廖家座”,奠定了仙作木雕以立体圆雕为主,造型生动,雕工精细,线条流畅的雕刻艺术风范,创造出灿烂的篇章。但鲜为人知的是,一百年前,一些神奇的“可可波罗”,曾伴随廖熙跨越广袤的加勒比海和大平洋,来到遥远的中国,并在中华大地上绽放出耀眼的光芒。它不仅成就了一个大师巅峰的艺术成就,更在仙作木雕风格的奠定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。在廖熙逝世后的80年后,“可可波罗”大量进入国内市场,在《红木》国家标准(GB/T18107~2000)中归为红酸枝类,正式命名为“微凹黄檀”。今天,随着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的颁布,红酸枝已成为最具升值潜力的投资热点,其中微凹黄檀又是红酸枝中最具涨势的木材,目前市场上微凹黄檀的价值甚至达到20万元/吨,而这种升温的态势,还会持续不断地沿续下去。今天我们追忆廖熙的生平,百年之前独钟微凹,不得不佩服他的高瞻远瞩。我们也有理由相信,廖熙的“微凹传奇”将在21世纪得以续写,描下更浓厚的一笔!